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码:  
  ·中文版 ·英文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海外上市申请 海外上市动态 国企海外上市 国际财经 国内财经 政策动态 高端访谈
新闻 海外上市研究 国内上市动态 民营企业上市 中小企业 财富故事 企业之星 创业指南
会议 海外上市法规 海外上市案例 海外交易所 服务机构 风险投资 并购重组 私募融资
培训 海外上市博客 海外上市百科 上市公司人才 常见问题 图片新闻 视频播放 留 言 板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企业高管访谈
 

王利芬:创办优米网经过及感受

  录入日期:2010年5月26日   出处:新浪科技        【编辑录入:本站网编】

2010年3月22日,王利芬独家做客新浪视频直播间,讲述她的离职原因,并分享创办优米网的全部经过。王利芬表示:当初本想做一家C2C的电子商务互联网公司所以离开了央视,最终创办了盈利模式主要靠广告的优米网,提供广大网友真正需要的节目和互联网内容。

王利芬坦言创业路上十分辛苦——“感觉累得快要死了”,创业之路也充满挑战——“优米网是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但王利芬还是对未来充满希望,从没想过失败。“孤儿不孤,网友伴优米。有广大网友的陪伴,我不害怕也不孤单。” 

王利芬做客新浪直播间,分享辞职央视创办优米网心得。(来源:新浪财经)
王利芬做客新浪直播间,分享辞职央视创办优米网经过及感受。(来源:新浪财经)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权静: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来到新浪网的视频直播间,我是主持人权静。今天做客直播间的以前也是一位主持人,不过现在她是一位创业者,欢迎王利芬老师。

王利芬:谢谢权静,谢谢,谢谢新浪的邀请。

主持人权静:刚才在想我怎么介绍您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因为您有很多称谓,比如说央视的知名主持人,《赢在中国》的制片人、主持人,《我们》栏目的总制片、主持人,还有《对话》的制片人主持人,《经济信息联播》《全球资讯榜》《第一时间》《经济半小时》的总制片人。但是此刻对于您来说创业者是一个更适合的身份。

王利芬:对,你非常善解人意。 

主持人权静:首先我们也要代表各位网友恭喜在3月17号已经正式上线的优米网,这是王利芬老师一手打造的网络电视台,我注意到她有一句slogan,叫“为国家和知识分子服务的网络电视台”。

王利芬:为国家和知识群体服务的网络电视平台。

主持人权静:看来我的说法还不尽准确,可能知识群体和知识分子之间的差别还是蛮微妙的。

王利芬:是。

主持人权静:所以也首先请王老师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样的一个定位,为什么把优米网定位在这样一个角色上。

王利芬:权静这个问题提的特别好,我今天来到新浪的这样一个路途中,来新浪直播间前想我第一句话该说什么的时候,北京所有的公民会期待这样一个黄沙漫漫的沙尘暴天气是没有了,我们能够看到蓝天,一路走来,这个嗓子特别不舒服,我相信在这样一个生活质量里面生活,大家可能都是非常不安。

这样的事情是谁的事情?是每一个公民的事情,也是国家的事情。其实我有一句话,任何做媒体的心里都应该想着国家。因为你的媒体是和大众相接触,如果没有国家这样一个意识,你对社会的推动力量不会那么强,或者说达不到你应有的目标。或者当我看到一个人心里有国家意识的时候,他的内心会变得特别立体。

我再说一下我们的知识群体,知识群体是一切渴望知识、向往知识、已经有很多知识的人都是我们的用户。不是网络电视台,而是网络电视平台。我们构筑的不是网络电视台这样一个单一的模式,而是一个比较复合的立体空间。为什么说是一个平台呢?平台能结构多种资源,同时把它展示出去。比如这样一个平台,上面的节目本身视频信号分两路,一路是硬盘,一路是磁带,这两路信号一路为各个地方台,我们未来构筑的播出这样一个框架做准备。还有一路是在网上,而且这个网上可以做很多分发,当然也还可能跟手机合作。这是一个立体交叉的平台,不是一个网络电视台。而且我们已经有一个中国国家网络电视台,我相信那是正宗的惟一的,我们只是一个平台。

主持人权静:看来我小小的口误反而解释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在王老师来之前,跟很多朋友聊天,他们说王利芬的优米网,也顺嘴跟我说的一样是网络电视台,经过王老师详细解释,网络电视平台跟网络电视台还是有很大不同。

王利芬:是。

细说离开央视原委:本想做一家收费的C2C互联网公司

主持人权静:您刚才说要为国家、为知识群体服务,很多人有这样的疑问,王利芬在央视的时候难道不能更好为国家、为知识群体服务吗?难道那个平台不能更好的发挥您的想法吗?为什么现在跳出来自己创业?

王利芬: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其实央视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我之所以要创业,是因为这里面有一个起源,其实我在2009年4月份的时候,我在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培训的时候,我在里面有一个非常好的主意,是一个创业平台,实际上当时是做C2C的一个网站。马云的C2C的网站淘宝是淘东西,卖有形的物品。我这个要做的实际上是淘人们脑子中的智慧和经验。比如权静做了很多主持人的经验,我是一个广播学院毕业的,特别想跟你聊半个小时,愿意付你50块钱,我们相互打开视频,我们两个人定一下价,最后我做这样一个平台,让众多的人不用跑来跑去非常环保,全世界的智慧和知识交流不仅仅只是局限在朋友和熟人圈子中。我有这么一个很大的梦想,我当时在世界青年领袖里面找到一个印度的年轻人,只有22岁,他在电脑上是非常有天才的设计网站的人,他给我设计了,就在做电子商务平台。那个时候我是想做电子商务平台。2009年4月份的时候,我就想一定要离开电视台,要不然我做电子商务平台,实际上进入马云那个领域了,我还能继续在央视做吗?因为平时我特别不希望人兼职,如果我一边在央视做,一边我还做这样一个电子商务平台,这是很不合适的。所以,那个时候我就打定了要离开。

其实真的说实话,那个时候还在犹豫过程中,我就说等一等,我就跟台长交流。7月份和9月份,我就跟他做了两次交流,讲了我的想法,得到他的理解,就像我博客里写的一样,我就办完了手续,我要创一个C2C的电子商务平台,那个平台也是智慧和经验。接下来我在做的过程里,那个平台要在11月底上线,也就是我必须要离开。我从4月底开始设计,那时就必须要离开。种子很早就埋下,不是这个平台和另外一个平台的问题。然后把C2C的平台上线两个星期就被我掐死了,因为我想的非常好,很多人可以在我这里吸收教训,原因这是我脑袋里的一个梦想,根本没有从市场里调研,用户根本不愿意付费,C2C,比如你跟我聊了,半个小时,我觉得没有什么收益,这个时候你的时间也花了,可是我不愿意付钱,这样大量的产品无法定价,或者定价之后无法实施。最后我们调查,他们希望更多的有专业人士、知名人士跟他们讲,这样他们才愿意来,付不付费还另说,把那些人请来对我不是什么问题,但是这些人来多了,就不是广告,这不就是网络电视吗?一下子又回来了。大家知道这个源起就会非常理解这个问题,实际上当时我让印度的那个小伙子设计这个网站的时候,我就是必须要离开电视台,不可能还继续在电视台。

王利芬做客新浪视频直播间,与新浪主持人权静合影。(来源:新浪财经)
王利芬做客新浪视频直播间,与新浪主持人权静合影。(来源:新浪财经)

主持人权静:当时没有想做网络电视,是想做C2C。

王利芬:那也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梦想。现在东城到西城有时需要两个小时。

主持人权静:所有创业都是一样,商业模式也是在不断的探寻当中找到的。刚才王老师跟我们说到去跟台长聊,最后得到了台长的支持,其实很多网友也特别关心这里边的很多细节,因为都知道您在央视做了十几年。

王利芬:十五年。

主持人权静:那么长工作的地方,当年倾注那么多心血、精力,会不会舍不得?台长是不是也不会放你走?

王利芬:当时为什么谈两次?当时焦台长刚刚上任台长一个月,因为他是5月底才接手,不可能6月份就找他,我总是要表示对人家的尊重,我耐着性子等一个月。

主持人权静:人家刚一上台你就要走不好。

王利芬:我就说反正印度那个设计没有过来,我的上限是在11月底,这样一个情况能够完成。我就说7月份找他一次,那时人家才一个多月。我说我能不能制播分离,以前的制播分离是在央视的公司里,彻底制播分离,我给央视供片的方式可不可以。他说你等等吧,我就等等。当然那次聊得也挺好,时间还是蛮长。等到9月份的时候,我说再不能等了,因为制播分离的项目里有科技、体育、娱乐,反正不可能制播分离像我们这样的栏目。我说台长是这样的情况,他还是非常理解,也真是蛮支持。这一点我非常感动,走的时候,他说你以后肯定也还是做文化的事情,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来找我,我听了也非常温暖。他说你在电视台打拼十几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你还创办了那么多很好的栏目。这句话我当时听的时候真的非常温暖。

主持人权静:今天王利芬老师来做客新浪的直播间,我们更多是想把提问的时间留给正在电脑前看我们直播的您,所以无论您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在我们的直播窗口当中,包括到王利芬老师的微博)当中去提问,我桌子前面这台电脑的功能就是随时刷新大家的问题。

接下来我们就把时间交给网友。

王利芬:好。

主持人权静:我们一一来看网友的提问。

优米网盈利模式主要是广告

比如您刚才讲到您的想法的转型,很多网友就参照您的价值,谈到您认为怎么样去实现自己的价值最好?也许您现在出来创业,可能不如在央视那么有名,或者是说不能去运作更多、更大的项目。到底内心驱使您转变的力量又是什么?

王利芬:其实在我们的优米网上,专门为这个做了一个小短片,叫“其实每个人心里有有一棵银杏树”,看完这样一个短片,相信对我的想法和驱动力会比较清楚。

主持人权静:我们就把时间留在网上,因为都在网上,比较容易找这段视频,我们不在这儿更多浪费时间。

网友(网名“SUNYO”):帮我问王利芬老师,他创业的营利模式是什么?

主持人权静:看来这是一位在商言商的朋友,既然是创业了,就不是在央视内部是有人拨款,可能广告支出是两条线,你们就要自负盈亏了。怎么赚钱可能是一个大问题。

王利芬:主要是广告模式,其实人家不愿意付钱,更好的人来讲,讲在路上一系列的人生经验分享,有很多人来,定位非常明确,应该说带来广告不是一个太大的难题。我想强调的是,网上的广告模式、表现形式和方式,其实我们在一路走的过程里都可以用更多、更好的创新方式来解决,这个东西我们正在探索之中。很多营利模式可能是你现在无法想象,但是当我把这个网络打造得有忠诚度的一批观众,真正给社会、给年轻人、给用户创造价值的时候,那个营利模式会自然而然的出现,而且那个时候只是说我们稍稍动一点脑筋,很多是说你打开了正门,没有应有的收获,但是在旁门你发现一个营利的方式,我相信会是这样的。

主持人权静:我总是听到很多非常有财富的人反复说,财富只是价值和成功的副产品,如果你一开始就冲着财富去,可能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王利芬:非常对。就像你刚才说的影响力,其实我真的不在乎我的影响力是大还是小。昨天记者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说大和小不关我什么事情,我关键是要把心中想做的事情做成功。大和小真是副产品,就像所谓的影响力大和小无非是你的知名度大和小,或者知道你的人多和少。实际上你把这个事情做成功之后,对大家是否带来价值,大和小是可以显而易见的。当一个人把精力用在你的知名度上,这个事情是本末倒置的。

主持人权静:不过说到这儿,可能这位朋友的初衷虽然是在商言商,也有为您担心的意思在里面。虽然我们说只要事情做对,钱最终还是会来的。但是就像我们养一个孩子一样,你总是知道当他长得非常好,长大会成就一番事业。但是小的时候你不给他饭吃,没有牛奶吃,长不到很强壮也不行。对于优米网来说,如果我们把目光看得短一点,是不是怎么解决当下的生存和运营的问题也是您想的比较多的。

王利芬:我真的特别感谢网友,这几天网友真的想的比我自己还多,而且我从中的确获得了大量的启发和灵感,这样一个启发和灵感,我们在团队中间来酝酿,就会变成我们某些可行的方式。既然当下,我们这个网站运行的成本不是很高,由于我们不支持上载,同时我们的视频点击量比较少,这样它的运作成本比较少。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投资问题,我相信也有网友关心这个问题。

主持人权静:已经有人问了。

王利芬:我们正在接洽和谈的过程中,而且进行得非常顺利。

主持人权静:既然说到在商言商,我们就再追问得细一点,不一定您会说,但是可能很多人也会关心比如运营费用一年会是多少,如果谈投资,可能估值会是多少,这可能是您以前作为栏目的制片人和现在作为一个创业者要去想的最不一样的问题。

王利芬:每个月运营的成本比较低,具体的数字我还真是今天来之前没有看过。至于公司估值多少,跟谁在谈判,我一定要遵守本身的投资应该要求的法律条款,不能在你的投资洽谈初期没有结束的时候,你来向大家公布这个事情。所以,我也要向投资方负责任。所以,很对不起。但是我一定会及时的告诉大家到底是谁投资了。

主持人权静:说到商业还是有商业的规则,还是要遵守,也请大家理解利芬老师。直播之前利芬老师说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不怕任何问题,所以也是抱着一个坦诚的心态跟大家在网上做这样的交流。

王利芬:我在走一条别人没走过的路

网友(网名sheldoncore”):如果优米网失败了,你将如何面对?

王利芬:其实这是被问过无数次的一个问题,我不知道失败指的是什么概念的失败,如果创业失败,实际说是很有可能的,谁也不能保证,创业成功率非常低。但是优米网不仅仅只是做的一个网络,更不是一个视频网站,它实际上是一个立体的传播平台。可能在整个向前推进的过程里面,它经常会说东方不亮西方亮,在一路前行的过程中,会找到我所要找的那个路。谈到失败,可能会有一些挫折,它顶多是说这个网站的用户看起来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多,用户忠诚度不是那么多,我的栏目没有那么受欢迎,怎么一败涂地我真的没有想象出来。因为我们同时也会在传统媒体播出,也会各个终端对接,等于像一个“一鱼多吃”的模式。

主持人权静:其实网友的智慧永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网友::优米网比别的视频网站有哪些优势?人家已经做了那么长时间,怎么保证你做的就能好?

王利芬:他说得非常好,但是我认为这个问题很有针对性,是在说视频网站。我做的真不是一个视频网站,因为它和视频网站有这样几个不同:第一,这是一个视频媒体平台。打造公信力这是第一要义,接下来才是挣钱、盈利,因为不挣钱、不盈利,你的持续发展可能性就没有了,这是首先我说的不太一样的地方。视频网站可能也是媒体平台,但是我目前还没有看到对这方面这样强调。也许我是错误的,我看到过多是以一个商务公司的方式出现的,上面的视频是它的营利方式和手段。我这个也是,但是公信力打造应该是第一。第二,不支持视频的上载,只有自制的节目。第三,我的节目高度让网友互动,我的很多问题、挑选的嘉宾都是问题前置,是很多网友决定我的内容,所以广大网友在推进我的网络电视向前怎么发展。这几点和我目前看到的视频网站有很多区别。

主持人权静:所以王利芬是在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

王利芬:其实创业就是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

主持人权静:这条路如果前面有成功的例子,是不是走起来会觉得至少前面有一个成功的范例在指引,如果是完全摸索的一条道路,是不是会更艰难?

王利芬:是,非常艰难,打个比喻,一个人没有去过那个地方心里总是黑的。或者一条河里你不知道深浅,就要用拐杖,就像邓小平说的摸着石头过河,其实有石头摸着还是可以的,你连石头都没有。但是我不怕,我的石头也找到了,拐杖也找到了,这就是我们广大的网友互动。因为网友是我服务的对象,跟我互动,我及时能知道它对我的意见和要求,甚至他心里的愿望,这样我能及时把他的愿望制作成他们所需要的文化产品,服务于他,服务的好坏又能及时反馈到。那天有人说你离开央视是一个孤儿,我点,我说我在新浪上写了一篇博客,孤儿不孤,网友伴优米。我还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不光是一个孤儿,我现在应该是一个乞丐,但是我在乞讨什么?我在乞讨每一个网民的内心所思所想,完了之后我才慢慢从乞丐变成一个来实现我目标的人。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是特别的害怕。从一开始我们就有多条和网民直接接触的通道。为什么很多人说你干吗不就做一个内容提供公司呢?给电视台播,给这个播,那个播,我说我不,我一定要做一个网站,近距离随时能够听到网友对我的指责、批评甚至一些建议,这样贴身的互动才能让我把这个文化产品打造得好。

王利芬:互联网拥有电视不可比拟的优势

主持人权静:王老师,我想近水楼台先得月,虽然今天是回答网友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一直也是我思考的,我也可以作为网友的一员。

王利芬:当然,当然。

主持人权静:您从电视转投互联网,在很多传媒人的眼中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因为我是长期从事互联网的视频,我非常了解这个行业的前景,而我对它有很大的信心。但可能同时电视行业的媒体同仁觉得电视永远都有网络无法比拟的优势,您在这两者之间的选择,是否表示您看好未来的某一个趋势更加强大?

王利芬:我恰恰认为网络有电视无法比拟的优势,因为网络本身就是承载视频这样一个功能,因为电视不就是视频吗?另外网络还有无休止的跟网友进行互动和沟通的手段,这是质变的,就像新浪的微博和博客的区别,有一次我上微博,说有什么好处呢?他说只是你发表的东西更短了,互动更强了。我说这也没什么意思,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等我自己用了新浪的微博之后,发现它的力量非常强大。这样一个互动更快,可以@你,可以转发,更精短,就这3个工具的使用,还可以转发,实际上对博客是革命性、本质性的改变,我有时把“开心”和博客、微博同时使用的时候,我发现力量最强的是微博。我觉得网络的力量真是非常大。

主持人权静:非常感谢王利芬老师在新浪的现场对我们的微博做的鼓与呼布道的工作,如果你没有开通微博,赶紧跟王利芬老师学一学,现在就开一个。我们继续来看网友的提问。

创业之初,真得累的快要死了

因为我也是您微博的忠诚粉丝,每天都会去看,您说最近非常累。我记得有一句话,现在的累比当时《赢在中国》还要累。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状态,也在这儿借我们的直播跟所有关心您的人诉诉苦。

王利芬:诉苦谈不上。有很多网友问,我们能不能看到《赢在中国》,其实《赢在中国》是2008年6月9号开始结束,这个日期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至此之后现在已经快两年时间。谁再跟我谈起这四个字的时候,说实话我的骨髓都是累的,我就是那样一个感觉。那个节目真是太难了,难的程度我很难在今天这么短的时间里说。累到了最后完全不想说话,累到了你就真的觉得累那个字是什么意思了。

前天因为我主持“创业门诊”,当天我们请邓锋的时间比较紧,我们录了两大场,前后录制的时间长达7个多小时,还不包括前面的化妆,包括后面有这个小要求,那个小要求,你要去满足。我回到家里之后,我就觉得和要死的那种感觉,觉得我是不是累得快要死了,真的要觉得垮了。

主持人权静:怎么坚持下来?

王利芬:我后来到微博又发了一条。

主持人权静:给大家念一下,这是3月20号晚上11:01发的,当时王老师说录制了好几场《创业门诊》真的很累,感谢邓风牛文文以及观众朋友,黄沙漫漫我们还是顺利完成了,现在的累可比《赢在中国》时。

王利芬:对,反正我就知道累的感觉是什么,我是自己能够亲身把它感觉到,太累了。但是这个事情马上又可以调整回来,比如你去做一点别的你喜欢的事,听听音乐,再睡觉,和网友交流是让我不累的一个很好的方式。我那天写完之后,马上就有很多的鼓励,说王老师不要怕累。我说我真的不是怕,我真的是感觉累,我只是说不想把自己撑着,个网友交流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你坦诚,你就是一个实在的人,你累就是累,不要觉得你是铁打的,你是无坚不摧,就是一个女强人,我说我不是,我真的觉得我累得不行了,我很坦白跟网友交流。

主持人权静:在微博还有后续的故事,不知道王利芬的网友有没有关注,就在您发累的微博之后,有一位网友说你一直这样做下去会非常累。然后李开复老师马上发了一条,大意是,创业都是累的,如果说不累,当年美国人登月并不是因为容易,而是因为他累,所以创业注定是一条很累的路,为了创业就要这样做。

王利芬:对。因为我们17号上线到17、18、19、20这几天,因为我开始是做了C2C这样的网站,其实大家看到的优米网,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把这个网上线了。你想想这样一段时间,再加上刚刚上线,这时是累的总爆发。因为上线之后,终于上线了,因为长期不上线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我想过了这段时间,等我们很多制度化了、流程化了,很多优秀的人才能够加入到我们这里边,我想那个时候累的程度会比这个时候要轻一点。长期不可能这样累,这样累不会有灵感,不会有创造力。

主持人权静:我找到开复那句原话,再浪费一点时间给大家念一下。李开复说创业者不能怕累,有意义的事情都会很难,也会很累。美国肯尼迪总统曾经说过,我们下定决心登陆月球不是因为那很简单,而是因为那样很艰苦。

王利芬:是。

主持人权静:说到这儿可能很多人也会有这样的想法,优米网现在可以说很大程度上就是靠王利芬这个人。但是可能大家也会在想,一个公司如果想要做大,一个模式想要成功,完全靠一个人是不可能的,所以背后可能还需要一系列制度的建设、人才的储备,您一个人累是不够的,还需要花更多精力把这一套东西建起来。

王利芬:我刚才说累只是我一个人的感受,如果我的团队在这个地方会有跟我一样的感受。我这个优米网做成功,一定不是我个人的努力能够成功的。首先说技术我是不懂的,设计我也是不懂的,而且我自己是优米网的创始人,现任总编辑的职位,我们还有执行总编辑,我们有好几个副总编辑,我们有录制部的总监,我们有市场的总监,我们马上会有销售总监,完了之后还有我的助理,还有总编室。我有一个很大的班子,这个班子现在已经马上扩展到要到70、80人,我们的管理团队已经8、9个人了。不是我一个人在这儿累,是一个巨大的班子。大家看到的优米网,怎么能是我一个人做出来呢?是我们团队一块儿努力的结果。

很怕能够一眼看尽我的人生

主持人权静:如果再说得远一点,这么多优秀的人才能够共同聚集在优米网的旗下,您觉得是靠什么团结了他们?是靠您的个人魅力还是其它?

王利芬:个人魅力是一个公司前进和发展中间的一部分,你不能说它没有作用,我也不认为我个人魅力有多大。其实最重要的是,我们是做着给社会创造价值的一份事业,给社会很多需要这方面的经验、知识这样一些青年人,提供他们有意义的帮助,比如每天晚上《在路上》8点钟的直播节目,我们帮助的人特别具体,第一期是王冉说跳槽需要注意的事项,我们会说你理想的工作环境会是什么样,会说你和你的前妻相处该注意什么。会说你对鸡肋式的爱情说分手,你该怎么说为好。其实是大量的我们现实年轻人或者是更年长一点的人面临的问题,你听听有经验的人或者更有智慧的人来说,也许对你的生活是有很好的启发。我们每天在创造价值的同时,这是对我们团队最大的鼓舞。这个实业有没有希望,我们所有的团队也好,优米网的工作人员其实都是在探寻。探寻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我当时博士毕业的时候没有留在大学,是因为我原来在武汉大学教过两年书,我特别知道如果我留在大学,就知道我几年能出几本书,从副教授到教授,带硕士、博客,然后我是一个很知名的教授,完了我从10本书写到20、30。

主持人权静:用俗的话说,好像一扭头就知道走到头了。

王利芬:我非常清楚知道我的人生路径怎么走,我这样一个类型的人,特别害怕能够看得见我的人生,看不见的东西哪怕不如那个生活稳定、安逸或者更加有质量,但是它带给我更多、更鲜活的一些生命的感受,这是我看重的东西。

细细回答网友提问,称“网友是我们灵感的源泉”

主持人权静:其实跟王老师每次交流都是一种享受,但是我现在要把这些享受留给更多的网友,因为还有很多问题我们都没来得及回答。接下来有些细节的问题我们也想就这个机会请王老师一一给大家解答。

网友(网名“恰到好处”):说说抗旱,说说疫苗,说说沙尘暴。

主持人权静:他可能也在关心优米网到底给大家提供什么样的内容,你们怎么样给自己提供的产品定位,现在我们看到的《在路上》可能类似于导师、方向,尤其是对年轻人的一种指引。但是比如像这些社会热点问题,像山西的问题疫苗,像高房价的问题。

王利芬:我们会的,但不是现在,一个是我们现在团队里面《在路上》忙着每天晚上直播一个半小时,这是很大的工作量,稍微对电视有点了解的人就清楚是多大的量。还有一个每周一期的《创业门诊》,还有基本上接近日播的《创新中国》,下半年我们每天更换一个视频,还有我那一期的《分享时刻》,我们还要维护拍卖。所以,目前能够把这几档做好了,会非常的不错。要把它做好,做精。至于这位网友说对国家发展的关注,我们本来就是为国家和知识群体提供的平台,我们会做,但不是现在,那时会有相应更好的班子的时候,一定会推出这样的节目。

主持人权静:其实所有的产品线也都是一个一个推,没有哪个公司一上来就是非常丰富完善的。

王利芬:对。

主持人权静:如果拳头产品,是不是现在就是《在路上》?

王利芬:拳头展品应该是《在路上》和《创新中国》。因为一周一次创业相对固定的人群,相信这部分网友会比较忠诚,因为已经创业了或者创业有难题。

主持人权静:说到视频产品线的问题,再说说视频的形式。这位网友提这样一个问题。

网友::王老师您好,优米网的上传视频很流畅,但是如果视频不分割感觉会更好一点,谢谢您提供给我们这么好的精神粮食。

主持人权静:我个人的观点不太同意,我们先请王老师回答。

王利芬:权静不同意是因为她有互联网从业的经验。大家都知道如果不分割,当你看的时候,无论是前进还是倒退需要花很多时间找到你想听的东西。我们这样一个分割的过程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分割,而是在底下取的题目,就会把它一目了然让你知道这个视频在说什么。比如王冉说的这段视频是“跳槽的代价”,当你要看跳槽就点这个。当说工作如同鸡肋的时候该怎么办。我们会把文字写得清清楚楚的在视频底下,你直接点,2、3分钟就找到你想要的视频。我们特别希望节省网友的时间,其实人最重要的是时间,而且不管在什么时代注意力是最稀缺的。

主持人权静:我说说我的观点,现在可能某种程度上跟王老师也算是同行,我们都在互联网视频的行业。可能这位朋友是来自于以前作为王老师做电视节目时候的一个粉丝,因为电视是很完整的,从头到尾很长。但是互联网确实真的很少有网友有耐心在网上一动不动看完40分钟的视频,因为网上可选择的实在太多,而且信息太多反而提出一个很小的点更能吸引人的目光。相信这位网友继续关注优米网,慢慢你也会喜欢上这种模式。

王利芬:下周我们会做一个试验,我把完整的视频,剪辑过的,不要那些废话,甚至未剪辑完,再加上切片版,我要做一个试验,根据后台的数据说话,大家看哪个,都有选择。

主持人权静:这是互联网的优势,它可以让你选择,而不是只能坐在电视机前面。

王利芬:是。

网友::为什么没有重播呢?周六周末没有对大学生和工作忙的人就没有时间看。

主持人权静:要不我替你回答,网上不存在重播不重播的问题,视频永远在那儿,你过一百年都可以看。

网友::王老师,什么时候《赢在中国》能再出新的一季呢?

主持人权静:可能还是对让您累到骨髓的《赢在中国》念念不忘。

王利芬:在创业门诊开场语中我说过,大家期待的像原来报名十几万人然后筛选三千,筛选一千多人,一百零八将进京,然后32强、16强、5强,这样一个格式的《赢在中国》我们可能不会再办了,在近期内,我也不能把话说得特别死,留一点余地,也许我那个骨髓的累劲过了,这只是一个也许。现在创业的热情基本上是应该在全国是很高了,更多是广大走上创业之路的人,需要有人帮他们指点,他们创业之后面临种种困难。所以,我在网上开了一个更加实际的节目,让一些优秀的投资者和企业家像大夫一样门诊,叫《创业门诊》,告诉你你的企业遇到什么困难,或者这是一个真困难还是假困难,你自己并没有发现你自己的困难。这次我做了《创业门诊》,发现这个问题非常严重,有很多创业者并不知道自己的企业真正的困难在哪里,通过跟我们交流的过程里,我们请来企业家或者投资者会说其实你企业最大的问题是这个,这其实对他会很有帮助。下周《创业门诊》上线的时候希望大家看一下。

主持人权静:很多电视人都说这个栏目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刚才我们说完“大儿子”《赢在中国》,又有网友问了您的“小儿子”。

网友::《我们》这个精彩的节目怎么办?还会继续吗?在网上还会看到吗?

王利芬:优米网上有一个节目叫《分享时刻》,《分享时刻》实际上是继承了《我们》栏目寻找精神家园的基本思路。每周三会更新一个视频,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好的精神性的享受的作品。因为是在网上播出,所以视频都不会很长,在10分钟左右。比如就像“其实每个人心中有一棵银杏一样”,接着星期三就更新了,是安德鲁的前生,希望大家那个时候去点,点这个节目的人都是看我们栏目的人。

主持人权静:所以也要懂得舍才会有得,舍得舍得,真是这样。很多网友抗议了,说我们不给您喝水。

王利芬:谢谢,我先喝口水,让广大网友看一看。

网友::难道是不喝水支持云南抗旱吗?

主持人权静:您赶紧喝一口,证明我们没有不让你喝水。

王利芬:谢谢,他们准备得非常周到,水就在这儿。

网友::什么时候能组织更多的观众到现场去看?

王利芬:我们有好几个现场,特别希望网友能够现场体会一下,尽可能在现场我们都打一个招呼,跟大家认识一下,像老朋友一样,其实每一个网友、网民跟我互动的时候,我根据你们取得的名字,比如“恰到好处”,我就想这个人可能会是一个非常得体的人,其实我脑袋里面都有画面,因为我是学文学的,我跟每个人都要去打招呼,我就想他们一定可能是给我发过,在我的博客里有评论的人。我们有三个现场大家可以选择,一个是《创新中国》,一个是每天晚上的在路上,《创新中国》人会多一些,120人左右,在人民大学的演播室。《在路上》就在SOHO现代城的办公室搭的演播室,人会少一点。还有一个《创业门诊》,也是在人大比较专业的演播室,也有一百多人的观众。所以,大家来到我们录制现场的机会非常多。

主持人权静:最后我们把时间交给王老师自己,因为现在就对着我们的摄像机镜头,我们直播的窗口前面坐着很多观众,关注优米网的人,很多问题我们来不及一个一个说,我们想最后让您对着他们说一些想跟大家交流的话。

王利芬:各位网友,我真的是特别高兴来新浪交流。我的博客也首先是在新浪上发出来的。我也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来关注我,来支持我,我真的是非常感动,包括我们的团队,所有的人都是出乎意料的说,无论是媒体还是各位网友的关注,都说没有想象到大家对我们的支持力度和热情这么高。这实际上给了我们特别大的力量。我刚才举了一个乞丐和孤儿的例子,这个东西不仅仅是一个比喻,而更重要的是我们整个办这样一个网络电视平台的方针,广大网友是我们手里的拐杖,是我们摸着石头过河的石子,同时很多可能是我们灵感的来源。我如果能够打造好了和大家互动的机制,我相信没有走不通的路,因为我服务的人群就是大家。

今天我做了一件事情,让我们的总编辑助理做了一件事情,我们要成立一个小组,这个小组就是在我们多个可以看到我们反馈的渠道上,把这些信息都搜罗过来。比如我们有优米网,优米也在微博上建立了,我自己有博客、微博,这里有一个人负责。我们内部员工会有一些反馈,有一些人把信息搜集上来,每一个视频下面都会有评论。还有其它的比如电子工作邮箱,这三个人每天会把所有大家对我们提的意见、批评,所有的分门别类打出来,所有的管理团队每天再忙都要把它全部阅读一次。因为这个事情是由我的总编辑助理做的,因为他在我身边,有很多事情马上就可以做。所以,我们有这样的一个反馈应急的机制,把它系统化、流程化、制度化,真正做到网友是我们的拐杖,是我们的石头,是我们灵感来源机制的保障。这是我要告诉大家的,并不是我在说客套话,其实我们真的这样做了。我但凡有机会都会通过手机终端跟大家一两句话来回复,有的时候我的团队也会给我写个谢谢什么,但是我告诉大家,绝大多数的微博、博客的回复基本上都是我自己在进行。因为我觉得这个时间我是一定要用的,因为跟网友的交流,其实不是对着一个手机的终端,更不是对着一个机器、设备,其实我知道那颗跳动的心,是一颗关注优米的心,无论他是抱怨、瞧不起,有时他们自己都说我刚才没有礼貌,其实都没有关系,我都要花时间跟大家交流,这可能是我在运作优米网的时候最最重要的事情。只有把这一点牢牢抓住,我们未来才能前行,才能走下去,才能不至于像大家所担心的那样的失败。

主持人权静:非常感谢王老师,虽然我们要说的话还有很多,我们网友的问题还有很多,但是我们时间有限,没有时间一一给大家解答。但是我相信在以后漫长的日子里,大家随时也可以通过博客,通过微博,通过优米网上各种活动去参加视频现场的录制也好,去看那些视频也好,包括去参加那些名人交流的时段,都会给大家在以后长久的日子里带来更多的新鲜的感动和思考。

在最后王老师在说最后那段话的时候,很多网友都在说……

王利芬:真及时。

王利芬:也在说您的交流非常真诚,让他们非常感动。有一位网友说得特别好,也是在我们今天直播的最后,要代表新浪把这句话拿出来送给您,让您一定要多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

王利芬:谢谢,谢谢权静,也谢谢新浪对我们的大力支持。我们都是做网络平台的,我都希望大家能够同时一路走好。当然新浪已经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公司,我们跟在后面慢慢学吧。

主持人权静:您太谦虚了。今天非常感谢王老师的做客,也感谢易茗造型。最后我们还是把最真挚的祝福送给王利芬老师,也送给落有优米网的工作人员。祝愿这样的一个伟大的创业能够越走越好,能够最终取得成功,谢谢您。

王利芬:谢谢,谢谢。

主持人权静:谢谢大家!


上一篇:新蛋网邹果庆:原汁原味中国蛋突破B2C盈利瓶颈
下一篇:京东商城刘强东:2012年将迎来电商寒冬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无标题文档
相关搜索
Google
搜索海外上市 搜索本站文章
关于我们--主要业务--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国海外上市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大屯路龙都国际公寓(100101)
Add: Longdu International Tower Road Datun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100101)
Tel: 0086-10-64896801 Fax: 0086-10-64891381 E-mail: 京ICP证0507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