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码:  
  ·中文版 ·英文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海外上市申请 海外上市动态 国企海外上市 国际财经 国内财经 政策动态 高端访谈
新闻 海外上市研究 国内上市动态 民营企业上市 中小企业 财富故事 企业之星 创业指南
会议 海外上市法规 海外上市案例 海外交易所 服务机构 风险投资 并购重组 私募融资
培训 海外上市博客 海外上市百科 上市公司人才 常见问题 图片新闻 视频播放 留 言 板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政府高层访谈
 

专访李先念之女李小林:家人不许经商

  录入日期:2010年3月10日   出处:中国广播网((北京)        【编辑录入:本站网编】

李小林回忆父亲李先念:爸爸向我道了一辈子的歉 (3)

留学美国对我一生都非常重要

主持人:我注意到,您曾经在美国留过学,是什么时候去的?

李小林:我是在1982年和1983年,在美国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美国历史,并拿到了硕士学位。

主持人:那次学习的经历对您的影响大吗?

李小林: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当时中国刚刚实行改革开放,中国在方方面面可以说和美国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我们那个时候也没有今天这么开放。我在武汉大学读书的时候,只有一位美国老师,早晨只能听到自己的英文广播,也没有这么多的电影、杂志、书刊、报纸,所以学习的条件相对来讲还是比较封闭的,突然一下到了美国,我们的教学体制和美国的体制也完全不一样。

我为什么说美国的读书经历对我一生当中都非常重要呢?美国的教育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鼓励你创新,可以说根本不存在“守旧”这个词,大家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寻找着自己发展的道路,所以最大的印象和体会就是美国的教学,是鼓励人们创新的一种教学体制。

带领“实话实说代表团”,工人农民进国会

主持人:最近中美关系出现了一些摩擦和波折,您如何看待现在这种状况?

李小林:现在中美关系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有些是属于意识形态的问题,有些是属于双方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存在着不同的意见,比如贸易的摩擦问题。只能这样讲,作为我们多年来从事中美民间交往的人士来讲,我们认为民间交往的力度应该进一步加大。因为美国的国会议员是民选的,美国的总统也是民选的,他们认为自己是代表着美国的民众和国家的利益的,我们认为我们应该代表我们中国的国家利益和老百姓的利益,所以就发生了一些碰撞。双方还是应该冷静下来,共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但是这也说明我们在宣传上和一些民间交往上的力度还不够,还需要进一步加大。

主持人:就友协来讲,您准备采取一些什么样的措施?

李小林:我们大概在4月份准备带第五批“实话实说代表团”去美国,但是它不是崔永元的那个“实话实说”,而是我们的“工人、农民进国会”,到国会议员那里去进行交流,我们准备带我们轮胎厂、纺织厂的工人到美国。

我们就是想不明白,你的经济不好,怎么能够无缘无故赖到我们中国产品的头上?我们觉得中国物美价廉的产品实际上也是美国人民的需要,你即使不用我们的产品,也可能去用印度或者其他国家的,也并不能提高你们自己的就业率,解决你们的失业问题。但是由于他们的意识形态,把所有不好的问题都扔到中国这个“筐”里头,我觉得这对我们是非常不公平的,所以我们也让我们的工人去讲讲我们的感受,我们在中美贸易的平衡上实际还是做出了不少贡献的。美国曾经有一个作家写过“没有中国产品的一年,他将生活在沙漠里”,其实中国的产品已经深入美国市场,也很受美国人民的欢迎和喜爱,但是不要把它意识形态化。美国历来讲自由贸易,为什么这个时候就不自由贸易了,就搞贸易保护主义了?我觉得他这是双重标准。

“不倒翁”李先念,不争名不争利

主持人:外界都说李先念主席是一个“不倒翁”,行事比较低调,他这种做事的风格对您有多大的影响?

李小林:我父亲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争名也不争利,他永远把国家的利益和党的利益放在最高的位置上,有很多东西我们越活到我们这个年龄的时候,越往回看就越觉得他很伟大。有人说他是“不倒翁”,毛主席还说他是“将军不下马”。他的西路军可以说当时在甘肃的倪家营子一带打得非常残酷,就剩下五、六百人,我父亲把他们带回到延安。倪家营子那个地方几乎没有什么树,马匪骑兵非常厉害,红军那个时候是单衣单裤,连续三个月没有一天吃过一顿饱饭,或者没有一天能睡一个安稳觉。这样的话我觉得一天两天可以,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都是这样,没有坚定的革命意志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

最主要是他带着五、六百人回到的延安以后,被连降了六级,从一个军政委降到了一个营长,要换了一般的人根本就觉得这个事情太想不开了:冒着生命危险把队伍带回延安了,但是最后还受到这样的处理。最后毛主席听说以后说这样对他是不公平的,又把他恢复到新四军五师当师长,他去的时候只有两、三个人,没有两、三年的时间就发展成几万人,又发展出一支革命队伍来。

我爸爸一生从来都无怨无悔,他心里当然也不会是非常接受这样的现实,但是他从来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通过组织反映自己的想法。这次胡主席在我父亲诞辰100周年的时候做了一个很重要的讲话,就把这一段历史充分肯定了,说他们是执行中央的指示,而不是为了分裂主义路线,我们非常感谢胡主席对他这一段的历史给了一个非常清楚的界定。

毛泽东说,“你不干,那我只好把宋子文请来了”

中原突围又是一段故事。我们三万人拖住了国民党三十万人,有人说这是打响了解放战争的第一枪,毛主席当时是以为中原这一力量要被牺牲了,因为太多国民党军队了,但是没有想到我父亲带着这三万人突出来了,毛主席就觉得我父亲还是有指挥才能的,所以毛主席就讲他是“将军不下马”,还是很欣赏他的才能和为人,以至于在1949年中国解放以后,我父亲是第一任湖北省省长、省委书记和军队的一把手。

毛主席非常会用人,从哪里来,就把他派到哪里去,就像我们会长陈昊苏的父亲陈毅元帅,就派回到上海当市长;彭真同志就是在北京市当市长,从哪里来的,都给你布置好了,所以我父亲到了湖北以后,很快就把百废待兴的这种局面打开了,包括解决粮食问题、土匪的问题、水利建设的问题,因为他毕竟是一个农民出身的干部,很了解当地老百姓的情况。湖北省“荆江分洪”也是我父亲当时的一个成绩,所以毛主席就在1954年的时候决定让他到中央任职,主要是让他当财政部的部长。

我爸爸只念过三年私塾,而且他跟我说“我在抗大的数学根本不及格,只得了2分”,但财长是整个中国的财政都要他来管,所以我爸爸就坚决不干,后来毛主席就说了“你不干,那我只好把宋子文请来了。”我父亲才赶鸭子上架当了这个财长,没想到一当还当得挺好,连当时的薄一波后来都说“当时我真替他捏一把汗,没想到他还真管得挺好”。

主持人:他在政坛的地位比较稳定,跟他低调的行事风格是不是有一定的关系?

李小林:对,我爸爸这个人是农民嘛,历来都认为自己是农民干部,他总在讲打仗他是跟徐向前元帅学习的;理财是跟陈云同志学习的;外交是跟周恩来总理学习的,他把他们视为自己的老师,最主要的还是紧跟着毛泽东主席,作为第一代的领导核心,他非常尊敬毛主席,这就叫理想和信念。

父亲从来不跟家人谈国事

主持人:1976年粉碎“四人帮”的时候,您当时应该已经大学毕业了?

李小林:对,我已经回到北京了。我爸爸这个人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从来不跟家人谈国事,他当时就讲,最大的保密就是你啥也不知道,不跟你说任何事,你就保住秘了。当时的情况我们真的不是很了解,因为他从来不在家里谈国事,在家里就谈家事,不谈国事。后来胡主席在讲话里面也做了一个很好的界定,说他和当时的华国锋主席、叶剑英元帅在粉碎“四人帮”的时候起了重要的作用,使邓小平复出,我们改革开放才能像现在这样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主持人:当时在家里有没有感觉到气氛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李小林:我爸爸这个人在家里从来也不多言多语,而且要求我们也非常严格,你看他每天都在沉思,好像在想着什么事,但是你很少看到他有非常高兴的时候,他开怀大笑的时候比较少,所以我们也不敢多说话,这是事实,你问我哥哥姐姐他们都会这么讲。

父亲说,“谁敢经商就打断你们的腿”

主持人:他虽然主管经济20多年,但是一直要求你们不许经商?

李小林:对,我写一篇文章《大爱》,因为我父亲说“你们谁敢经商就打断你们的腿”。我曾经跟他吵过一次,也不叫吵,就是争执,我说“你又不许我们当官,也不许我们出名,还不许我们经商,那我们怎么活着?除非你把我一辈子放在你的战车上让我跟着你走”,但这又是不可能的。可是他确实在那个时候,在很多人都在经商的情况下不允许我们经商,所以我们家的哥哥、姐姐、我,我们都没有经商。

主持人:有没有问过他主要的考虑是什么?

李小林:因为他觉得往往一经商,人家就会觉得有“权钱交易”,容易使老百姓感到心理不平衡,觉得你们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你总比别人享受更多的优惠。你想我爸爸当财政部长,管计划、计委后来又管外交,有多少个文件和项目是从他手里批过去的?如果我们那个时候要是说去搞点不正当的,那还是很有条件的,可是我们家确实没有一个人去做这种事情,大家都觉得那就是国事,跟你家里没有任何关系,家里人也不应该参与任何这样的活动,所以他要求我们非常严格。


上一篇:工信部副部长指风力发电不合国情 多为形象工程
下一篇:海南省省长会见五大上市集团总裁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无标题文档
相关搜索
Google
搜索海外上市 搜索本站文章
关于我们--主要业务--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国海外上市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大屯路龙都国际公寓(100101)
Add: Longdu International Tower Road Datun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100101)
Tel: 0086-10-64896801 Fax: 0086-10-64891381 E-mail: 京ICP证0507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