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码:  
  ·中文版 ·英文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海外上市申请 海外上市动态 国企海外上市 国际财经 国内财经 政策动态 高端访谈
新闻 海外上市研究 国内上市动态 民营企业上市 中小企业 财富故事 企业之星 创业指南
会议 海外上市法规 海外上市案例 海外交易所 服务机构 风险投资 并购重组 私募融资
培训 海外上市博客 海外上市百科 上市公司人才 常见问题 图片新闻 视频播放 留 言 板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投行高层访谈
 

投融资圆桌对话

  录入日期:2010年3月1日   出处:网易财经        【编辑录入:本站网编】

网易财经讯 第二届中国创新大会在京举行。在主旨论坛上,包括融勤国际中国区总裁孙红伟、香港重德基金北京首席代表陈敏等在内的多位企业家进行了圆桌对话。

以下为圆桌对话实录:

主持人:我们接下来马上迎来的是一场圆桌对话,首先有请这场对话的嘉宾主持,是融勤国际中国区总裁孙红伟先生。

孙红伟:

谢谢主持人,谢谢各位!今天的会议是第二届中国创新大会,看到六个大字非常醒目“天下•国运•使命”,不管是谈天下,还是谈我们国家的命运,或者是谈在座的每一个人,以及中国的13亿人的使命,我想都围绕着一个话题,那就是希望我们的国家、希望我们的民族、希望我们的每一个人,未来更加美好。

而这个更加美好里面,有一个主题词不可或缺,那就是今天我们谈的主题“创新”。人的创新、思想的创新、意识的创新,和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的创新,都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和主脉搏。那么,接下来的这个圆桌会议,围绕着创新理念的核心点之一。

因为我们讲创新,在什么方面进行创新呢?如果谈到在我们所做的事情上,无外乎是人、财、我们做的具体事情。那么,我们就谈一谈,围绕着做的这三点中间的核心要素之一——资本,来展开接下来的话题讨论。

接下来,荣幸地有请各位对话嘉宾,他们是:香港重德基金北京首席代表陈敏先生,经纬中国合伙人方元先生,开投基金合伙人陈洪武先生,摩立摩根资本与投资集团总裁刘建华先生,中国专业投资国际公司沈田义先生。

首先请大家跟各位互动一下。

刘建华:我们公司主要是从事帮助中国的中小型企业在美国上市融资,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创业板刚刚出来,很多的中国的中小企业在创业板上市非常成功。大家不知道美国有一个创业把的市场,叫做柜台交易板,美国有纽交所、纳斯达克、柜台交易板。

今年中国有36家公司,通过美国的柜台交易板,转到了纳斯达克和纽交所,这在近10年里面最多的一年。而同期,中国今年通过IPO的形式,在纳斯达克上市,或者是在纽交所上市的公司十几家。也就是说,在2009年里面,一共4、5十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里面,是通过美国的创业板转板到纳斯达克。

陈敏:我们主要是投资在中国大陆一些制造业和有成长性的企业,我们有VC基金和PE基金等,所以投资规模从300万到5000万美金之间,大概是2000万美金来看。目前在国内已经完成了46个投资项目,有6个已经在海外上市。我们现在也投资在国内A股上市的企业,投资的焦点主要是在中国制造业方面有比较优势和可持续成长的企业。当然,最后通过上市退出,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的,谢谢大家!

方元:大家好,我来自美国经纬创投中国基金,经纬创投是北美最老牌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最早是关注于IT。在北美的市场发展到今天30多年的时间,一直专注在软件和系统为主的IT行业早期的投资项目。经纬中国基金是我们在08年1月开始来建立的,到现在为止2年的时间,已经在中国大陆投资了将近20个项目,经纬中国基金是专门经营大陆的投资,第一期基金是3亿美金左右,主要是投中早期的项目。投资的金额大概是100万到2000万之间,主要关注的行业是互联网为主的IT行业,再加上医疗设备和服务,还有消费服务等等,比如说人寿、教育等等。所以,在这样一个大的盘子里面,我们选择一些领先行业地位的中小型的做起公司。经纬中国基金在第一期基金,可能我们考虑做人民币基金。

陈洪武:我是来自开投基金,开投基金是本土创立的一个新的基金,我们是08年初成立的,到现在为止2年的时间。我们的资金来源,有一半是来源于国内的,就是国家开发银行,另外一个是来自于美国思科公司,总额是2亿美金,我们是重投、爱投、好投,我们希望找到好的创业者,我们会全力帮助他把企业做大,最终实现大家的利益最大化。

到现在为止,我们在消费类的、新能源类的、IT技术类的,都已经有了我们的投资。我也非常感谢主办方给我这个机会,能够今天下午跟大家认识,希望以后能够保持联系,谢谢!

沈田义:我们成立起初一直做直投,我们从06年到09年,在国内的投资项目190亿,境外40亿。因为未来的发展,可能我们跟VC、PE的交流更广一点,但是我们的投资里面,是在基础设施、能源和环保的领域,希望到时候可以跟大家合作,谢谢!

孙红伟:我是孙红伟,来自于融勤国际,我们的团队目前在中国管着两支基金,一个是主要来自于欧洲的家族和政府的基金,这是一个外币的基金。另外,刚刚在中国成立了人民币的基金,所以现在外资和人民币的体系,我们在中国都可以做投资。主要关注于中国的成长型和创新型的项目,所以来参加创新大会的各个企业家和各个创业者,如果大家有项目需要资金,或者是资本,以及资源方面的支持,我想可以和我们还有我们在座的几位著名的投资家、投资者来沟通,共创美好的未来。

自07年以来的金融危机,让大家如履深渊,我们国际上电视频道经常在播,我们就不说了,我们看一下国内的情况。我们看很多的项目,项目方本来意气风发的希望走进新时代,突然间发现我们的外需市场、内需市场,我们几乎所有的市场乱了方寸。

做企业很难,作为一个自然人,在这样的风起云涌的,而且是不知道大家未来的情况怎么样的一种市场里面,我们的资产、我们所有的情况都在缩水。从投资人的角度,如果是境外的资金,可能还面临着撤资,而国内的资本在新的情况不太清晰的情况下,新的资金都很紧。所以,整个的资本市场,好像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天灾。

好像这个时间并不是太长,也完全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一场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经济风暴,好像突然之间嘎然而止,让很多人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难得一见的欢笑。不管是从我们的政府,还是我们的民众,还是企业运营的决策者乃至于投资人,好像大家都觉得喘了一口气,事实真是如此吗?在2010年这样一个年份,在大家非常希望看到好的光景,在北京刚一过年就瑞雪兆丰年的兆头下,我们需要冷静地思考,难道真的危机就过去了吗?是我们接下来还要继续在严冬里面拼搏,还是已经可以看到春天?我想,请今天在座的各位投资人、各位专家,从他们的角度里面,来给大家一些思考和启发,看一看我们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我们该用什么样的准备来迎接马上要真正到我们眼前的2010年?

方元:1年前这个时候有我们很多行业的朋友和企业的老总在聊的时候,觉得这是非常紧急的状况,认为大家应该保持现金流,把账都收回来,要保证过冬。1年下来,在上半年我们非常严峻地感受到了寒冬,特别是外向性的企业。整个国家的版图上面,越是往南企业的日子越难过,越是往北,反而没有太大的影响。究其原因,可能还是越往南对外的越广泛。

现在看来,中国的经济能够率先把全球从危险的边缘拉回来,真正的原因还是我们政府在08年年底快速调整的政策,迅速回升,产生大量的流动性。那么,09年以所谓的多少万亿的投资,去拉动整个的GDP的发展。我想,从GDP本身的激励来讲,这个措施是有效的,保八是问题不大。

如果说到2010年的话,我觉得在我自己个人来看,最大的困惑还是这么大的流动性,将来如何能够退出。这个可能体现在很多的层面上,从资产价格的层面上,从整个的通货膨胀未来的预期上,这些方面带来了很大的隐患。但事实上,到今天我们还没有办法说我们防通胀的原因,这其实在1个月前,在12月初的时候,我们的经济工作会议在聊,是不是要出防通胀的意思。但是最后大家看到,没有明确地说要防通胀。实际上,那个时候大家都感觉到市场的流动性很充沛。到现在,政府还没有提要防通胀和控制,2010年看起来还要再放一放,原因是经济的根基还没有那么牢固,我们的外需还没有回来,我们的内需还没有起来。所以,现在变成了这样的境地,看起来好像一片新景象,实际上是靠大量的资金拉动的。如果这些资金处理不当,就变成了大量的产能过剩和需求不足。

所以,2010年中央讲所谓的调结构,我个人的理解,这其实是延续了从06、07、08年的经济调整,到今天为止还没有解决的问题,就是我们过于依赖外部、投资,从GDP的三驾马车来看,投资和出口始终是我们挥之不去的既是巨大的支撑,又是过度的依赖。现在中央批了很多的消费金融公司,希望通过这个方式拉动消费。去年也放了一些汽车和住房的激励措施,汽车的效果当然很好,1300万辆,全球第一大产销市场,当然其中规大部分是合资和进口,国产的品牌没有起来,住房也进入了高度增长的泡沫。

所以,目前来看,2010年最大的问题,从资本市场来看是怎么样平衡结构调整和支撑产业的调整,还有流动性风险规避这几方面的平衡。我想,这个难度是非常之大的。

孙红伟:方总对于2010年表示了乐观,但是他的表情很凝重,所以他是很谨慎的乐观,因为难度确实很大。刚才方总提到了,从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的经济希望继续地飞速发展,三驾马车出口、投资和消费,我们的投资已经几乎达到了顶点,它保证了我们在09年里面,我们共和国政府对于大家的承诺得到了落实。

出口方面,如果欧美主要的经济体没有大幅的提升,我们的出口可能都是在危险的边缘徘徊。那么,很大的一个重任就落在消费的身上。我们现在消费刚刚出台了一些新的公司,都是一些新的苗头,包括去年我们做的汽车下乡,包括我们去年做的很多鼓励内需的措施。

但是在去年年末统计局公布的数字上,我们看到了很多的隐忧,那么对于2010年中国的出口、消费、投资还有什么情况发生?比如说我们对于政策的预测和具体情况的把握会是怎么样呢?我想听一下中国专业国际投资公司沈田义先生的观点。

沈田义:我主要谈一些宏观性的东西,我觉得2010年的市场,整体将保持弱势平稳的状态,大起大落的可能比较小。短期看市场下跌的空间也是有限的,投资人应该重视一些大盘的东西。包括像现在的3G、区域经济、高速转股等等,去年走强,但是我们目前调整最好不要最高,这是我们这几个月的心得。近几个月,一些设备制造商和综合制造,这一块我认为是一个蛋糕。

短期涨幅过大的股票,我们认为应该作为一种风险,尽量目前回避。其次,我在考虑刚才谈的欧美,欧美就业数据未来达到有效好转的情况下,加息的可能性比较小。拿我们国内来说,国内一季度加息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投资者关注的可能是财政政策的变化趋势,货币政策就是放在了一个次要的位置。所以,资产结构还是要保平,也不要撤退。刚刚成思危委员长讲了融资融券的对策等的利好消息,会成为股市上扬的动力,但是这是一个宏观的政策。但是我们来考虑,可能是考虑我们切身的利益。前一段时间我们参加一个会议,学了一个名词,叫做陪衬,就是国家宏观的政策,或者是我们大气候、小气候,这个陪衬是自己生产力的陪衬,另外是企业生产力的陪衬。你企业去上市,能不能达到上市的要求、上市的标准。这也是把自己企业策略进行定位,这可能是目前我们企业家需要考虑的问题。

我们中国创业国投前几年一直是注重于环保领域的,因为我们每年有10亿到15亿的资金,所以我们资金不愁。当我们选择项目的时候,我们会选择基础设施、能源、环保,与国家只有接轨的东西。但是,随着国家的4万亿的拉动,基础设施我们没有办法做了。早几年我们找一个省的交通厅长,他们说很欢迎、很热情的接待我们。但是,现在我再去找他们的时候,他说我们不缺钱了,所以,我们现在会投一些新能源、投一些高科技和设备制造里面去做。今年我们管理层讨论的时候,我们走向国外,也是按照胡主席的指示,就是走出去。我们今年可能在哥伦比亚有一个高速公路,有一个200多瓦的天然气。所以,我希望我们的企业家自己给自己的企业做一个定位、陪衬,把各大企业陪衬好才可以把生存的环境协调好。

孙红伟:沈总的演讲给我很大的启发,这也是投资界的心声。与时俱进的时代,面对着在谈转型、创新的企业和企业家,每一个投资者和投资机构,需要给自己一个定位,也要转型和创新,要用新的把握时代脉搏的方法,去做好资本和实业的结合,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这几年随着这次金融危机的大发展,这两位陈总,可能都在自己的基金里面有对于这两年的所思所得。我住到重德基金和开投基金,里面都有银行的背景。而对于我们在座的各位来说,货币的政策对于我们2010年做好自己的政策非常重要。所以,我问他们的第二个问题是,两位陈总对于2010年国际上和中国的货币政策有什么看法?

陈敏:我们在内地已经投资了很多的心目,08年下半年到09年,我们的录用已经放慢了,那不是主动放慢了,是被放慢了。其实投资虽然是追求一个比较高的回报,但是首要的问题是规避风险。在规避风险的前提下注重回报。当未来前途不明的情况下,在我们面前最大的问题是不确定性,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所以,我们现在尽量围绕着确定的东西,不确定的尽量规避。那么,确定的东西是什么?

第一个是新能源、低碳经济。那么,国内的企业在技术上有领先的,或者是产业先行的企业,我们都会去看。

第二个是在通信领域里面,3G这个行业的配套设备制造,这都是确定的。经济周期跟这个都没有关系,跟这一轮的经济危机或者是经济不景气,以及由这一次的经济的下滑导致的另一轮的经济周期到底在什么时候开始,这些相关的产业,我们尽量先看。

另外,我们过去看过的企业,基本上围绕着两头往中间投。我们基本上从上游的资源,往制造业的中间去投。从消费的渠道,往上游去投。这是基本上的策略。

最不确定的就是夹在中间的。夹在中间的往往是在一个周期往下走,或者是由上往下走的时候,这面临着一个去产能化,要进一步的重组。国务院的六大振兴规划里面很多人看不懂,有一些词稍微琢磨一下,很多的振兴不是振兴,而是新调整再振兴。所以,调整性的行业不要碰,要看一下。但是,如果在调整性的行业里面,产业的政策规定的下限的企业规模或者是经营状态,不属于被调整的企业,这是我们要看的。因为刚才大家宏观讲得比较多了,在中观和微观的角度讲一下我们的策略和感受。

另外,我们基本上投资比较中后期的企业,所以都是比较有规模的企业。给大家分享一个心得,作为一个成长性的投资,你一定要去找到成长性在哪,第二个是成长性可持续的原因。因为我们是在一个变革的时代、变动调整的结构周期里面,有的过去看似成长性的因素,可能在未来会发生变化。所以,要对于成长性要素的内部和外部的驱动力方面,一定要展示出来。

货币政策我跟大家说老实话,我确实在这方面不熟悉,没有这方面的背景,我们所谓的瑞士信贷银行,不做放钱的生意,我们是做私人银行、资产管理和投资银行的。但是,应该说对于货币政策,应该有一些期待和敏感,这是我们作为从事投资的人士必须的。那么,在2010年货币政策肯定有一些变化,这是毫无疑问的。

不确定的是什么呢?如何变化和变化的节奏,还有变化的力度。什么方式变化这件事,我们到底是先变化,还是我们跟着国际的大趋势具体变化?这件事要具体判断。

中国有一个宏观政策管理部门,有些事情叫做只做不说,有一些事情说了慢慢做。所以,在货币政策上,我想可能今年会是或者只做不说,或者先做后说,这是大概今年的货币政策。因为我们今年还对资本市场依赖比较大,所以货币政策是资本市场比较敏感的因素。大家不要只听评论,大趋势货币政策肯定要变,但是什么时候变、什么方式变、变的力度,这些事我不是政策部门的人员,没有机会分享这个信息,不好给大家这个结论,谢谢大家!

陈洪武:先回答刚才孙总提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货币政策的。其实,我跟陈敏先生是一样的,其实他知道很多,大家我不知道,原因是我们更关注的是企业微观方面的,从行业的景气、周期,企业本身在行业当中所处的位置,包括企业的管理、生意模式、盈利水平等等,这些微观的层面看微观的企业。所以,从大的方面来讲,其实我们虽然会关注,然后会从一些专家了解信息,但是毕竟我们不属于政策的核心人物,所以信息基本上跟大家是一样的。从大的方面来讲,我们基本上还是在这方面只是了解一些,也并没有太多地关注。

回过头来说,金融危机下,刚刚开始危机的时候,从整个国家的政府和各地的政府,包括各个行业都在讲有危必有机,多数的时候大家都从规章当中找到机。从过的一年来看,中国从上到下,都做得非常好。这方面的信息大家都知道,互联网都在讲。

那么,从我们基金的角度来看,在08年,在整个的动荡当中是看得非常清楚。但是过了09年以后,我们基金的团队都非常积极,因为我们看到了危机稍微停止以后,带来了一些新的机会、新的产业格局的变化。

有很多的专家提,旧的东西一旦被打破,可能永远不会再回来,我们也征询各方面的考虑,在未来适度的成长机会,会有大的发展方向我们会重点关注。刚才陈敏提到的,像低碳经济里面的新能源,我们也是重点关注的地方。从宏观的政策上,出口受到制约以后,内需作为整个国家重点关注的方向,我们非常看中未来的消费品领域。所以,今年基本上我们投了几个案子,一半是在新能源、一半是在消费领域。所以,这也算是迎合倡导的,我们对于行业的研究认为也是有很大的发展方向。

从2010年的角度看,我们依然还会在这两个领域,会有一些更深入的研究,希望能够有一个更全面的布局。在此,也希望有机会能够跟各位合作,谢谢!

孙红伟:我刚才看了一下,经纬中国的方总和沈总谈了一下从宏观的角度谈了一下大判断,两个陈总从中观的角度,谈了一下对于未来的思考。而且,也用他们独特的、比较谦虚的语言,来谈了两个微观的问题,一个是人民币的问题,一个是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热点。

接下来有两个问题问一下刘总,这么多年来刘总一直帮助中国的企业进行国际的资本运作,包括在海外上市,在这方面有很多的创意和很多的办法。人民币的问题我们谈了,未来的中国资本市场的热点,刚才也涉及到了。2010年中国的房价怎么样?

第二个问题是对于2010年中国的IPO市场,尤其是中国企业的海外上市您有什么样的判断?

刘建华:好在这个行业我是87年轻化土木系毕业,包括我很多的同学都在房地产行业,设计、施工、开发,包括了政府管理、建委等等。说到底,我有一些基本的判断,当然也是跟大家一样,都是凡人的判断。不过,我个人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包括北京的房地产,我觉得不管是缓慢还是增长,从长远来讲是增长的。因为我们的一些客户包括了陕西的房地产公司,我们操纵上市的行业,本身对于房地产有一些认识。包括这些公司有一些路演、融资,包括了企业的分析报告,我觉得陕西的房地产的公司还可以,我真的担心它,我觉得它从过去的几年,应该还是要市场是很好的。而且,在陕西这种二线的城市,对于房子普通住宅的需求非常大,那边的销售比北京好得多。在08年的时候,我在那边开发了第一期11万户,45天销售一空,还在刚刚出地面儿的时候,非常火。而且,现在这个房子还没有封顶,非常火。所以及没有理由说今年的市场不被看好。

从北京,我的同学都在行业里面,包括有一些管理部门,大家都说看不太准,但是基本一判断,这是挡不住的。

下面我说一下第二个问题。因为这些年我一直从事帮助中国的中小企业在美国上市。美国有一个纽交所,还有一个是纳斯达克,当时成立的是为作为创业板,下面还有一个柜台交易板。这几年发展起来,中国有很多的中小企业、比较优秀的企业,都是通过在美国柜台交易板买壳,之后转入纳斯达克。之后,中国9000万家中小企业,太多了。这么多的中小企业,经过了10年、20年的积累,他到了一定的台阶,他需要进一步资本市场的运作。当然,这么多的企业,要想上中国的资本市场非常好,可惜容量有限。中国股票市场发展了20年,到今天一共2000多家上市公司,平均一年100家。但是,中国每年有多少家想上市?太多了,不是1000家,也不是2000家。所以,人们形容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在中国市场上市很难。直到今年,创业板开了,28家,这是好事,可是还有不知道200万家想上,但是参与不进来,所以他们憋海外去了。

海外通过这几年的探索,今年达到了创记录。纳斯达克是转板很重要的渠道,但是到了09年美国是一半,中国有十几家在美国IPO,但是有36家是转到了主板市场。这是远远到了一半的渠道,这个渠道是中国中小企业走资本市场运作的一条可行的路。

我在这里不是做广告,因为我从事这么多年,我发现市场上没有一本专门论述OTCB中国中小企业在美国上市的书,所以我今年写了一本书,融资在纳斯达克,真正在OTCB转上纳斯达克。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二十个。我通过这20个案例,描述了一条路,这可能也是我给中国很多优秀的民营企业指的一条路。很多人知道,但是很多人也不知道,这个趋势是挡不住的。

我在美国华尔街投行的朋友,律师、会计师、公关公司,这些美国的公司,我所认识的这两年频繁到中国来,中国成为他们这些美国公司非常大的市场。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中国市场,他们就很闲了。

09年的6月份,OTCB一共有6家公司转向纳斯达克,这里面有5家是中国,而且有3家是西安的。我看到这个数字非常兴奋,中国的企业在美国的柜台交易板的市场里面,成为主要的参与者,我觉得是很振奋、很兴奋,而且为中国的企业骄傲。事实上,中国的企业在美国的资本市场是很活跃的一分子。纳斯达克是全球的市场,不只是中国的公司或者是美国的公司,而是全世界的公司都在那里上市,但是09年中国的公司表现异常活跃。

孙红伟:谢谢刘总给我们很多资本退出和渠道方面的启示。

刚才各位专家说得很谦虚,用词也很保守,但是不敢是谦虚还是保守,都掩盖不住对于未来的一种希望、一种乐观的看法。


上一篇:赛富基金唐鹏飞:金融服务等将成新造富行业
下一篇:龙跃林:海外上市比在A股上市有三大优势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无标题文档
相关搜索
Google
搜索海外上市 搜索本站文章
关于我们--主要业务--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国海外上市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大屯路龙都国际公寓(100101)
Add: Longdu International Tower Road Datun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100101)
Tel: 0086-10-64896801 Fax: 0086-10-64891381 E-mail: 京ICP证0507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