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码:  
  ·中文版 ·英文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海外上市申请 海外上市动态 国企海外上市 国际财经 国内财经 政策动态 高端访谈
新闻 海外上市研究 国内上市动态 民营企业上市 中小企业 财富故事 企业之星 创业指南
会议 海外上市法规 海外上市案例 海外交易所 服务机构 风险投资 并购重组 私募融资
培训 海外上市博客 海外上市百科 上市公司人才 常见问题 图片新闻 视频播放 留 言 板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海外上市之星
 

“中国IT教父”柳传志:公司不是我唯一的乐趣

  录入日期:2009年1月8日   出处:外滩画报    作者:刘牧洋     【编辑录入:本站网编】

 作为“中国IT 教父”,他遗憾找不到反唇相讥的对象,“现在只有四通公司的段永基敢说,柳传志是我兄弟。”他曾想学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但结论是,“柳传志还是柳传志,柳传志还是不会走任正非的路。”他一直在布局接班人,但至今,他也只能说:“过完三年我也不会退休,我还有个更宏伟的计划,我得把路搭上才行。”

  见到柳传志,他正坐在休息室的大沙发上吃点心。偌大的休息室,就他一个人坐着;站在他周围的,是联想两位年轻的工作人员。屋外,2008 年12 月的北京已是隆冬。当晚,这个城市迎来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你坐在我左边,我会听得比较清楚,我右耳有半导体。”见到本报记者,曾因患美尼尔综合征而右耳失聪的他很体谅地起身换座。

  他刚参加完第一财经频道《激荡`1978-2008》年度盛典的节目录制。经过长达三小时的“头脑风暴”,他却未显疲态。

  “今天袁岳很有意思,跑来调侃我。”40 岁创办联想的柳传志,如今已主动或被动地架在“中国IT 教父”的位置上,这让他有些无奈。“现在也只有四通公司的段永基敢说,柳传志是我兄弟,其他人都对我很客气,不能反唇相讥也挺没意思。”

  柳传志提到的,是节目录制中的一段对话。

  主持人袁岳这样提问:“柳总当年创业时,应该是在所里干得不太好,是个二流子的角色吧!要不然怎么会出来自己干?受重视的都不会走的。”

  柳传志立即回应:“从来没有人说我是二流子,因为我长着一张君子的脸,什么时候我想做二流子了,我想应该先要学你(袁岳)这样,剃个光头兴许有点像。”

  柳传志有点遗憾他荒废的好口才,《联想局》、《联想风云》等有多处提到,早年创业时,很多机会都是凭他的一张嘴磨来的。

  “冬天是不是创业的好时候?”节目中,刚刚自立门户的牛文文(原《中国企业家》总编,2008年辞职创办《创业家》)忧心忡忡地问柳传志。

  柳传志在给予肯定回答后,又不忘提醒他,“但你得关注国家的政策,往往国家说要这样做那样做,最后并不一定真做了。”

  “冬天”的来临,柳传志从2007 年就开始有所预感。“(当时)股市不正常,传统行业的市盈率太高。”但他拿不准后果有多严重。或许,会是深圳或者北京的“冬天”?2008 年,当危机从金融领域向实体经济渗透时,柳传志这才意识到,是哈尔滨的“冬天”来了。

  联想会怎么过冬?“我不便说,这个应该是管理层和董事长说的事,但措施肯定会有。”2005 年从联想一线退下来的柳传志,如今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坐镇后方的军师,亲自布局的联想系“五子登科”图谱,已基本成型:传统的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分别由杨元庆和郭为执掌;新成立的联想控股,则为朱立南、陈国栋和赵令欢找到了位置。曾为联想分拆立下汗马功劳的朱立南领导联想投资,陈国栋有了机会做他擅长的房地产业。至于后来加入的赵令欢,则把柳传志挂在办公室的座右铭“弘毅”,请去做了公司名字“弘毅投资”。

  闲暇时,柳传志开始找很多事做,比如看畅销书,约这些书的作者聊天。他兴致勃勃地向记者提起《明朝那些事儿》,这是他最近在看的闲书。前段时间,他还约了《圈子圈套》作者王强见面,此书被誉为“IT 企业商战内幕纪实”,“我最近才知道,原来王强以前还在联想做过销售。”

  他甚至还看了热播电视剧《奋斗》,但只看了一集,他就看不下去了,觉得“不能理解”。“你们80 后的年轻人的生活真是那样吗?”他很困惑地问记者。

  柳传志年轻时就爱看畅销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牛虻》等他们那个年代的畅销书,他都看过。而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他更牢记在心。至今,他都能背出108 名好汉的外号。

  他还喜欢打高尔夫球,定期去练,对输赢很较真。有时候,他会找复星集团掌门人郭广昌挑战,因为后者是中国企业家中打高尔夫球的高手。刚开始,他都要求郭广昌先让他10 杆,即便这样,他还是常输给郭广昌。但有一次,不知是郭广昌过意不去还是柳传志大发神威,居然在不让杆的情况下赢了郭广昌。

  未来,柳传志还想在书法、国画、雕塑等艺术爱好中选一个进行培养。“如果我是个工作狂,我可能会一直这么干下去,但我找到了更多(其它)的乐趣。

  即便如此,但柳传志表示,他还不会这么早退休。“现在企业有我在会更好点,等什么时候不需要我,我就退了。”

  B= 外滩画报L= 柳传志

  过“哈尔滨的冬天”

  B:大家现在都在提“过冬”,最近联想内部的气氛如何?开会的次数是不是比以前频繁?

  L:我现在所在的公司是联想控股,这是个资产很大但人手不多的公司。我们提倡“拐大弯”,把可能发生的紧急的事提前考虑和研究现在来看,对控股公司来说,没有产生什么更大的意料之外的事情。我们在一年多以前就提出了关于“冬天”的概念,只不过那时感觉是深圳的冬天。我们开会的频率没有增加,公司里的气氛也很正常。现在我的任务就是接待记者,因为今年是改革开放30 年,这是我现在最重的任务。

  B:你之前曾表示联想现在在调整一些策略,而且调整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以前一年一次,现在一个季度甚至每个月都要调整一次,是这样吗?

  L:应该是这样。我当时说这个主要是针对更多的创业企业或者小企业,是给他们的建议。联想早就这么干了,从去年我预感到冬天要来临,我们就开始频繁调整策略了。

  B:你最初从哪个领域感受到冬天的气息?

  L:最早还是从股市上感觉到的。2007 年的中国股市市盈率太高,市盈率不合理以后一定会崩盘。任何一个股市,传统行业的市盈率不可能在8、9 倍之后还要高,这完全是荒谬,出现这种情况就意味着可能有问题了。

  B: 你说的是2007年大盘涨到6000 多点的时候?

  L: 对。那时候,我注意到某些行业、某些企业市盈率太高。在国外会有些新兴行业,比如互联网企业,市盈率有可能高到上百倍;但是没有哪个传统行业市盈率会这么高。那时普遍高到40 倍、50 倍,这不符合规律。如果股市崩盘,像我们做投资的就没法退出,所以我们一定要提前注意防范风险。此外还有外汇汇率的问题,当时的出口企业盈利完全靠低汇率实现,这里面就蕴藏着比较大的风险。那时只觉得是“深圳的冬天”,金融领域的风险很大。如今我们说“哈尔滨的冬天”,是指实体经济受到大幅影响,这就比较寒冷了。

  B:所以一开始你是从投资领域感觉到“冬天来临”?

  L:投资就是金融领域,金融领域的“冬天”只能认为是深圳的冬天,如果影响到实体经济,就真的麻烦了。

  B:那在联想的实业领域你是什么时候感觉到“冬天来临”?是今年?

  L:对。

  B:我看你前几天去了台湾,有没有考察台湾同类型的企业的状况?你观察过联想的竞争对手戴尔或惠普的行动吗?联想有什么样的措施来度过这个冬天?

  L:联想有,但是我不便说。这应该是管理层和董事长说的事,但措施肯定会有。

  B:能具体阐述一下你所提出的三年过冬论吗?

  L:我没说“三年一定能过完冬天”。这三年说的是“最起码也要有三年才能过完这个冬天”,因为很多企业把这个冬天想得很短,还是要从最坏处做准备。很多企业有现金流控制问题,现金流不够的公司就会垮掉,要把最坏的情况考虑清楚,这样你才能决定自己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

  “过完三年我也不会退休”

  B:你对杨元庆有没有思想上的统领方针?

  L:董事会开会的时候,通常要统一这种思想。

  B:具体是怎样的一种思想?

  L:在业绩好的时候应该怎么做?业绩不好的时候怎么做?主要是文化磨合,过去的联想集团在董事会里面总开会,是什么样的战略思想?董事会管什么?CEO 管什么?现在并购以后未必完全一样,这些战略思想、分工都需要慢慢调整,到底哪种做法是最好的?这需要有一个磨合的过程。

  B:现在联想的五大少帅,你怎么加强和他们的沟通?

  L:跟大家的沟通不一定是为了具体业务,除了投资业务我会加入到里面去讨论,其他包括房地产、神州数码、联想集团,我和他们并不一定谈业务,我和他们经常吃吃饭、打打球什么的。

  B:你怎么评价他们?

  L:个性的评价不方便说,除非说得全是好的,总之是非常优秀。总体而言这些人偏保守的多,稍微激进点的是杨元庆,最保守的是陈国栋。

  B:偏保守的原因是不是和你本人有关?毕竟你是从中科院出来的,很难摆脱科学家的严谨。

  L:这个跟性格有关系,我非常认真地研究过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为什么他敢那么做?我研究半天,结论是:我不会走他的路。我在早年创业的时候,1984-1988 年期间,经常把所有的鸡蛋搁在一个篮子里,后来不这么做了。我还是喜欢把事情想得明白一点,因为在当时即使打了败仗也没关系。如今真的闯下这么大家业,有了这么多人,我觉得应该用合理的方式做,不能把所有的命都搭上。

  B:所以你现在可能更偏谨慎一些。

  L:还是守正出奇,把没看清的路看清楚,试着踩得比较坚实了,再撒腿跑,撒腿跑就是敢于出奇,敢于做大动作。

  B:2004 年年底联想收购IBM 的PC业务,这是联想的一步奇招吗?现在步子踩坚实了吗?

  L:这个路确实还是很难走,到现在为止不敢说坚实,继续小心走。对前面满怀信心,我相信会达到非常光明的目的。在走的过程中依然还没有到“撒腿就跑”的时候。

  B:你说没到这个时候,主要是指中西方文化磨合这个问题?

  L:对。

  B:现在联想的CEO 跟你会有直接交流吗?

  L:当然会有,比较频繁。

  B:发生冲撞的时候怎么办,比如开会的时候老外的想法会不一样。

  L:现在我只是联想集团的董事,跟杨元庆的位置不太一样,我更多的时候是和他们进行一些文化的交流。

  B:你也曾多次提到你的父亲对你的影响很大,你会效仿你的父亲,在如今这个年纪再做些新的东西吗?

  L:呵呵,不会。2000 年的时候我曾经蓄谋,不做电脑转做投资,下次退休就不会蓄谋了。我生活中还是有很多别的乐趣的,公司并不是我唯一的乐趣所在。现在我之所以还要做的原因是,如果此刻我离开,公司会受到影响。此外,我也还能胜任。如果再过一段时间,公司离开我不但不会受到影响,还会做得更好,那我会考虑离开。如今这些条件并不具备。

  B:这些条件具备会具体表现在什么方面?你是不是要陪着联想熬过冬天?

  L:哈哈(大笑),这么说吧,过完三年(冬天)我也不会退休。我还有个更宏伟的计划,我并不是为了过冬,更宏伟的计划我不能说,我得把路搭上才行。

  B:那什么时候联想可以没有你?

  L:现在联想的几位年轻领导人在价值观、思想方法上和我完全一致。我的想法是,接替我的领导人要比较有威信,能把领导班子团结起来。能对外有影响力,我退下去以后他们能接上来,到这时候就差不多了。现在的问题是,在公司内部怎么形成一个非常融合的班子?目前的情况是,我在里面可能更好一点,无论是制订方法论还是班子间的磨合;还有就是对外要有影响力,再后来,再一步一步地退。退休对企业来说不是目的,企业怎么办好就怎么来。如果企业办得很好,用不着我,我还可以做别的事情,我就退了。我们这样的企业并不会像国企有时间限制,我可以从容的调整,这是我的优势。

  “我会看很多畅销书”

  B:可以透露一下你所谓的别的乐趣吗?

  L:打高尔夫球,体育运动中我觉得有很多乐趣。另外我挺喜欢看书,特别喜欢和写书的人聊天,挖掘他们的想法。因为一般读者,他们去找作者聊天,作者不会理他们;但我找一些作者聊天,他们都愿意和我这个老头聊。

  B:你都约了哪些作者聊天?

  L:前段时间我约了写《圈子圈套》的王强,他现在实在是太忙了。好多人拼命拉着我,希望我学习书法,书法对我来说也是合适的,因为在其中可以体会到中国文化的某种神采,但这个也要时间。还有人拉着我学习鉴赏国画、鉴赏油画和雕塑,我觉得也许可以选一种。此外,我对中国历史也很感兴趣,中国有很多有意思的问题,最近你猜我最想和谁聊?B:谁?L:我特想跟写《明朝那些事儿》的人聊,那本书很好。

  B:你还会看这种畅销书?

  L:这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内容,每天晚上睡觉前看,但是有纪律,尽量不要超过多长时间。

  B:一般你看多长时间?

  L:不一定,即使是好书也不会超过一个钟头,因为眼睛比较累。

  B:《明朝那些事儿》好像年轻人看得比较多?

  L:谁说的,我觉得喜欢看的人都是有思想、愿意想事情的人,这是本好书,除了把史实摆出来,还要评论、挖掘,用现代的语言去说,他有他的角度。

  B:但不是正史。

  L:是的,但是以正史为基础,哪点野了会说得很明白,比如作者会说这里不是真的,我夸张了。

  B:这些书是谁推荐给你看的?

  L:我自己,我看到在网上那么畅销就想看。但网上有很多畅销书我看不下去。什么书特畅销我看不下去?就是台湾女作家琼瑶的书,我曾努力想看看好在哪?确实不好看。也有很多人公认的了不起的书我不喜欢,比如《红楼梦》,我努力看了三四遍还是看不到头,如果透过它看封建社会的种种弊端,我直接看批判封建社会的书不就完了吗?看它干吗?毛主席说好看,我也不愿意看。你们爱看吗?我就嫌写得腻腻歪歪的。

  B:觉得脂粉气很重?

  L:反正不符合我那个年代,我属于英雄主义劲头很强的人,我要做的事就非做不可。贾宝玉天天和女人混在一起,他能和我的想法一样吗?我看不了儿女情长的书,水浒一百单八将,我长期能背下来,你说个名字我能说出外号。

  B:为什么会去看畅销书?

  L:我刚开始是要看看到底好在哪儿,如果不好,我不勉强自己。现在说电视剧《奋斗》很流行,我也看不下去。有时候还是要逼着自己看,通过书来了解现在的孩子们是怎么想事的。

  B:所以你看这些是为了跟你的孩子沟通交流?

  L:我们家孩子沟通用不着这个。最近柳林(柳传志的儿子)和她妈建议在家聊天最好拿录音机录下来,经常有精彩的看法,说完就忘了。但是录下来干嘛呢,交给别人整理?家里的话能整理吗?虽然有很多事是很有意思的。

  B:你爱跟公司的年轻人聊天吗?

  L:时间少,他们跟我聊,还是有距离。不太敢放开,不敢跟我开玩笑。打高尔夫我也很喜欢较真,只有四通的段永基敢说,柳传志是我兄弟,其他人都对我很客气。

  “我肯定不是好孩子”

  B:你现在给人的感觉好像你以前是个老实人,吃过亏,通过不停地吸收和了解,拼命了解这个社会。

  L:呵呵,我是不是这样啊?1985年前后,我在深圳那边跟出租司机干过好几回架,每次都是我取胜,都是挺惊心动魄的。当时深圳出租司机欺负北方人,认为香港人才有钱,用各种方法占你便宜。当时公司经费很紧张,所以我决不让他,现在回想起来都很有意思。

  B:一点便宜都占不到你?

  L:我再告诉你一个故事,1967年我在成都,有一次跟几个同学去青城山玩,有一个就是现在联想的曹之江曹总,大家走到青城山都很累,回来的时候坚决要搭车,但是没有车停。我说这么办,我在路上站着,等车快到的时候我就把脸背过去,这车一定减速。车一减速你们就赶快上,我转头就上车。结果车来了,就停了,等我回头那几个笨蛋一个没上。为什么?因为他们都不是本班的同学,不是经常跟我一起玩的,了解我的同学都会这招,车停就上去了。

  B:万一车不减速呢?

  L:你眼睛不看它,它肯定减速。

  B:那你当时已经是很不老实了。

  L:是的。还有一次,联想汉卡去进货,买的电容全是坏的,我让采购人员去退货,他不会退。我就到工程队找了两个工人,我对他们说帮我退,我一天给他们10块钱。我告诉他们:拿着汉卡到那个公司去吵,让他没法干活,两个工人吵了不到半天就退了。他们哪能欺负我啊?不过现在公司大了就不能这样了,公司小的时候做事不能受人欺负。

  B:这是哪年的事情?

  L:1985年。

  B:你这些与人斗的技巧是从哪学来的?

  L:天生的性格。另外也看很多乱七八糟的书,看《水浒传》不是跟人斗吗?

  B:所以当时看水浒传的时候,看到宋江他们被招安,你心里有没有想过,要是换成你,肯定不能被招安?

  L:呵呵,反正我肯定不是好孩子类型。


上一篇:王石:危机让我们回到原点
下一篇:你所不知道的李超人

 相关专题: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无标题文档
相关搜索
Google
搜索海外上市 搜索本站文章
关于我们--主要业务--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国海外上市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大屯路龙都国际公寓(100101)
Add: Longdu International Tower Road Datun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100101)
Tel: 0086-10-64896801 Fax: 0086-10-64891381 E-mail: 京ICP证0507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504